聚着读是一个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重生济颠也修仙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休缘不屑之笑,忙退一掠,挺枪来刺去。

????冰瓘张了口,初欲止休缘,然休缘便已至天之前玉碎!阁下好身手!而不知姓名?王开山忍着手之苦,至刚之做出一副风轻云淡之色言曰。

????呵呵。至于死人,吾知言不言所用大!且,知者多,谓死亦不起于用!休缘索之笑曰,决策,誓杀前此。

????无有益之言,我知君不言身,则今日死于此!王开山见后陆续从来军士,瞬间生毒之信。

????想自信也,盖其来也。

????死犹迷不知!曰真者,不曰我今手或,即当指者一人,即以君与公下,不愿杀我!况他,瓮中之汝矣。

????汝等?岂…休缘之言使王开山生也一丝不妙。

????勉视四也!至于身游两之侧者些余家,早在两年前已被风亦寒收。

????不然,吴王不逼诱之一区之城主,与之结盟,伐夏商国!

????你看,东西州上,天府今侧,吴王与杜王方旋。今王以国兵制杜北峰,吴势方盛一时,而今杜家尊宗旨自欲断王后,况他家未出也!所以书于东方静儿,一曰不请吴王,二者留一条后!风亦寒云晦,并空心,三亦…不肯将妹推入火坑

????嘻…公子!君是求,倒是上好的下一步棋!风平大,大大咧咧之笑曰。与杜开岚、姚二人成契后,风亦寒默至赵嫣然之身前,玩之笑曰,不过此番,李兄能获其利,可是使风刮目!风亦寒撇撇嘴,稍平之颔,然而,行终于天府座下,虽李兄灭杀之于我等利,然而闻此语,初复力寻之休缘亦不欲默,径从佳人之怀脱,对赵嫣然讪讪哂,遂向风亦寒应道,那风兄子欲何为?

????敢?李兄既胜,则以之约,明日便在府内与令妹大婚!风亦寒果对,至于所有态。

????休缘言终,只见四方霎那间便并出上百道之影。

????但你放我去,汝欲何吾可相许。被围之王开山,向身前之休缘,托言笑道。

????休缘熟视王开,忍心之笑,作为诱惑之曰,汝真者。何不许我?

????谓,何皆相许!王开山大,面上过笑,犹以为休缘当置之。

????呵呵。纵子?休缘有笑急反气也,其不易守局,又何必舍此一击之间??

????虽前队伍员多,大约百人左右。可者将至口之?,又岂能舍?

????皆为我围上矣,汝尚欲出?若死必潜至,其身也!

????不错,以其耳中之圣殿,非可监莽荒大陆,限外四州宗,又别有人族尊之杀!

????尤后者,在国内已是一个不成也。

????虽众谓之,深疾痛觉,而少时止,人莫敢犯颜——之威!

????也,有意也,你好生保护此飒乌沙、!毕竟刘之势不小,我时犹恃一二之!青遂颔之,望足下已被吓晕之飒,轻轻的叮嘱了一句。

????若其!青石抚旁黄方之肩,目锐之对休缘一行笑,道,黄方弟,至其以付君矣!

????是,青石兄行!大,黄方恭之应道。

????虽不喜见人面训,然其休缘等,面圣人而不跪者,不尤之怒!

????黄方手张,如一翅之孤鹰,一朝而至远近之花前。

????上下一片空白发之,毛骨悚然之舐了舐口角。

????花大吼一声,不知恐为何物,举短提铳而刺。

????你先上!休缘大,一声呼曰。

????见圣殿者忽来横插一股,虽不愿服,而此诚宜久矣。

????不远之女与百晓生」,于春花出手之时,随休缘之令亟会。

????其可无单挑独斗之武士道神,其上则共上才好!

????须臾。

????只见百晓生之大刀化为光,要斩去。

????春花把一把短提铳,正面攻击。

????失兵之女,不忙在旁求时。

????而休缘则向那谓父子低言,令其速去,免殃及池鱼

????临春三人共攻,黄方双手抱胸,泠泠一笑。

????接而身光大放,如佛光浮屠中。

????谓将来之击视,一拳轰去直简便者,不欲的乃是三人后者休缘。

????刷刷。

????连发三声震鸣,春花之短提铳、百晓者刀,徧在空处。

????独留之花累累乎,一阵金撞之声不绝耳。

????先机已失,后之论黄方笑。

????当下国之天地气从身上岸之声,直把春花三人退半步骤震。

????嘻,连大圆满皆未之弃物,敢来献丑!

????黄方身者愈密白芒,一人如披上一层银甲白者。

????狞笑一声,其时之抢身前。唐之遣二女去,故亦不自言休,倒连连向他说起了酒。

????携数女者飘退,恨之失踪。

????当下室之气,竟不降反升。

????休缘四人明表深,纷纷往来,且戏开而无之戏。

????可独坐且之吴思力,见休缘数人尽说,食之开心,色愈之丑。

????略敢无趣之,再苦涩者饮一杯。

????虽吞入腹之酒,是风华都不一二者琼浆玉液。

????而吴思今,心不静尝。

????咬了切,其即速起。

????向休缘往,徐述言之心所求之事

????饮一杯,吴思不舍之递上一直不菲者之玉佩。

????李主事僧,后尚望垂目兮!区区意也,不成敬意。

????山不转水转,吴兄何必客气!?休缘受佩,乐者与之一边之花,抚吴思力之肩,笑道。

????吴兄后往十万大山商,尽可放心便是。

????好!李主果快人快语!眼见的成,亦不暇惜佩,吴思眉笑眼开之道,有酒无物岂不惜,李兄且先坐好,我亲自去唤几个佳人来!

????也!谦!咱都是一家人,言,事云云!

????吴思」,而一抽股,顾声和哭也笑,连连称是,急退。

????休缘数人大,不意之笑。

????真欲皆不欲!

????王云施施然者立于廊上,望正前之休缘,嘻嘻一笑,微讽刺道,月伴美,本是喜闻乐见,李主又何枯??

????见休缘色重,不作对,王云不调,颇为详道,其赵嫣然之也,风亦寒已与我成其所同起,圣殿、王、杜家与我家,各选一人预择君事,而我欲以卿手!因止欲去之休缘,一手搭在其肩,颜色重道,不能因此,则看你也!

????噫。休缘足一顿,徐应了一声。

????奈何,我为了你许多,汝不敬我几句?王云不顾休缘之心,玩之瞬目,乐了一番。

????吾欲知。何以助我?

????王云闻,视过一丝茫茫,已故略于此也。

????要其青,汝当慎!这厮在圣殿而此一代之冠冕也!

????休缘了之点头。己虽不曾与他交手,不过是在百花楼则与之有一面之缘,性内敛,则诚不宜小眦!

????王云笑媚之,两目大而奇闪射;后其长发,随夜之风,向休缘忽问曰,食,与我言此日君之历矣?

????噫?休缘时愕然,仰面而错愕。似乎转之太骤,令其无备也。

????你既不愿,则已矣。王云大,背而走。

????噫嘻。休缘以怪之目深视之一眼,心有疑惑。虽仍摸不清王云之意,然乃择了对,云云。其马及王云,身与之并,继而俱出矣此廊。

????一路上,休缘自分始述,遂将飞羽山、天门、名山、禹城之事一一倒也。非有忌讳秘史,休缘阶全给说了个透

????烛点之一所屋,中满了尘、蛛网,象其久无人之问!

????可此刻,而有数位不速之客,方中因密语,议而波下者最秘者!

????公子,吾遣人查矣,其言境固非王者,其或为休缘!风平立于风亦寒之几,敬之报道,面上似有敌忾之色。

????风亦寒闭之轰然开目,口角流一水,笑了笑,嘻!果不出我所料!

????公子,我从王云之上看,以其两者必非常!

????善矣!风亦寒具手,正色之按了按眉,轻颦之道,休缘之事,我先置。即与王嫣然好,谓当时之臣亦有益,且不可过急则!可那王云不同!风亦寒曰此,神情益之端,此女可不简之事。汝欲,以王家使者从来有,便是王嫣然在王家之位!故,我断不常之目而观之以。虽此,其家但为成宗耳!

????风平努努嘴,甚轻之摇首,再甚矣,我看不过一女流之辈,何足忌之!

????嘻!汝何所知,终日里只知喊打呼!风亦寒见,气得一脚踹去则痛。此风平虽是诚可为,可是胸中略实令人火大,心中是一团浆糊!固,非心外,又有一件密事。足以自直谓之引为心腹!

????恨铁不成钢之啮切,风亦寒暗呼气,又道,此番,圣殿、王家、杜家皆不甚措意择君之事,倒是那西朗国,必击蛇上杖,不止。毕竟被宗室之王,今势忽转直下兮!

????风平起抚身上尘,笑问,公子者?

????嘻,吴人霸余,王道不足!任使雄来,便知此人心所之愎!若与之共,将夏商国悉夺之下,恐我也占不着半分便宜!既如此,岂相与之?

????风亦寒打一响指,跪在旁的侍卫已取了四副图。

????上赫然刊夏商国、西朗国、南诏、北峰国之各地之势分力战!

????由风华都为中心始,今将东、西二洲各分二。

????杜王据禹城东至夏,吴王西至西朗城。

????而二离北之北峰国之近地,沙城。可惜被魔墟禁阻,不能通。

????惟北洲之南诏国与国相,通南诏国。

????除此四国,莽荒大陆除禁等圣殿、天府、宗室、势外,又有近五分之一之势为四大家所据。

????右手挥着傲霜剑之时,休缘之左手亦不止,一身之灵力傲霜仙剑娓娓不倦入内,化为一股白光奇寒绝之!

????至寒意中,起一蓝火,如罂粟与人一种凄嘶底里之无梦觉。

????随一莫名之威,从手傲霜仙剑发一道白芒,袭于休缘之脑海!

????那股白芒不烈,然而现出一种高之瑶,直冲入休缘之脑海中,以其思带去了一处。

????那是一间,亦可谓一世界!风亦寒之色再有了一丝变,汝之心今倒甚速!不过是朱尔康死得倒是得,不其,我等之事还真有点难。本以为已在莽荒大陆魔门消声灭迹,不想倒有余存!

????即有可惜那颗安心丹矣!风平有点怨道。

????嘻!风亦寒吁一声,不无好气之道,何以朱尔康会拙取魔气敌?!风亦寒因,眼中过一丝残忍之笑,追问之曰:风平,其尸君得善人!

????至于臣何不动,岂遂不能觉察昊天牌是自认主之也!

????原来如此,公子何不杀之。风平点首,知昊天牌自认主之,盗得为无用之。然杀人以主之,非更简欤?。再说那休缘天资之高,保无后为之雠!

????荐飨之事,不杀之吾亦得!再表妹既已倾与之,不得已以不发之况荐一成,休缘虽可保命,而其为而难复有破!此一举之事,我何乐而不为之!

????闻风亦寒因,风平静,须臾后,乃色杂者举头,问之曰:公子恕我无礼,须知修炼一途,最忌入尘念情,故我不知公子何以谓一人女这般好

????如前年也!?风亦寒徐言,悠悠叹。

????谓,不错!如公子前年——杀母嗜父,断炼困东也!以我与人行。

????若今人有在,闻二人这一番语,必怕无比!

????盖风亦寒迟不肯就上风华都城之位,非行服,乃有故。

????又仅数语之间,则得之密,谁能守静?而最令人惊者乎?,风亦寒与风平之身历如别有妙!

????已闻风平一一毕,风亦寒郡骤以谓。其显然无虞风平竟出此言语之惊人,此虽实,虽欲易之。而对忽辞利,至于陈事者皆敢言者风平,风亦寒亦不得不认一切!

????是,我认为赵嫣然者过重!被风平曰中事,风亦寒无易,亦一口说赵嫣然者,而错误一!风亦寒之一拍桌大,徐起。

????错误一!?风平尤不解者曰。

????风亦寒色静之指其胸次,冷然迎上了风平之目,而一字一句道:最后关头,我知何也!

????王云立在窗前望窗外,主不觉皱了皱眉头,道,马上行!

????则须不待晓风亦寒一声?

????不用!

????叟慰之点点头,甚嘉王云之断。穷泉,若其若男,于其则矣。

????想到此处,叟忽去而复返,其休缘??

????即去!

????是,小娘子!

????尚不知其已去,休缘至王云烟之门,见房门闭紧之,其中无一点声。

????见是一幕,休缘犹念此恐宴,故甚乃无上扰之。

????初归卧,乃见一婢端着一大盘忽叩门相随入,大君子,表小姐令婢热矣鸡汤送!

????休缘大愕然,加之鸡汤香飘入,不觉腹还真有点饿矣。扪腹中,休缘笑,此小妮子,多日不见倒转多。

????则下之!休缘笑道。

????是!大人,婢告退。忽见之三男子,携骇绝之霸气。

????于彼,万物枯槁,天地间一片红,皆无有之物;在其中,休缘犹如一蝼蚁之有;于彼,之望前一巍峨山,伟绝之人,止能!以彼其对霎,无竞之反差,几使休缘之心溃!


同类推荐: 雷霆之主洪荒之混乱大道飞羽扬尘录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狭刀狂剑重启武林侠武之道皇袍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