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着读是一个好看的免费小说阅读网
首页深渊归途 32 覆日计划

32 覆日计划

    两人进入房车之后,刚才那种悠然立刻消失了。

    卡尔的样子难得这么慎重,而罗伯特的表情就更好猜了。

    “我们得知了一些很不妙的消息……这个消息不仅让我对于这次任务的前景开始担忧,同样也让我怀疑正是因为是我们才能得到这样的消息。”卡尔开口说道。

    “什么消息?”

    “魔人的线索,魔人是受到魔女的唱导而产生的,目的是为了将魔女的意志重新在白湖镇传播。”

    卡尔看向陆凝,而陆凝的表情也飞快地从接受信息到忧虑。

    “看来你知道了?”

    “我明白了,不过这件事……很遗憾,我不能公布,这简直是将我们之前要做的那些全部推翻,而且还要更加恶劣。”

    “我并不准备那么做,就我而言,那种做法只是个妥协……医生,我有个计划,你愿意听听吗?”卡尔盯着陆凝的双眼,认真地问道。

    “说来听听。”

    “基于现在这种情况,我们每个人都不可能明面上表示为此事负责,但是既然集散地这样安排了,说明游客当中一定有人的秘密能够摆脱这种限制。”卡尔微微交叉了一下手指,“所以我打算将整个事情化整为零。”

    “这不太可能。”陆凝马上否定了这种想法,“即便是这样,不能做的也一定没办法,这是集散地任务的铁则。还是说你打算负分回去?”

    “所以我们这样的人不能直接行动,甚至连暗示也不可以进行。集散地的任务判定没有死角,那么我就准备换个方式……逼迫那些领取了负面人物的人类方。”

    “逼迫?”

    “当然不能直接进行,但是我们要压缩魔人的行动空间。魔人一旦感觉到情况不对就会如同最近几天一样行动,然后将这个危机信号继续传递给我们当中的那些负面人物。”卡尔艰难地说出了这番话,“也正因为如此,陆凝你是魔人还是人类其实无关紧要,我需要的是将这个信息用连续间接的方式传导出去,而别人的行动思路我完全不知情,你明白吗?”

    “谣言式传播吗?”陆凝皱了下眉,“但是我们人数非常少……”

    “这也是线性联络法带给我的灵感,这个联络方式其中一个核心要点就是多核之间的相互理解,但是如果我反过来利用传播中的信息失真方式,也就可能营造出需要的氛围。陆凝,这个信息从藤井到我和罗伯特,现在交到了你的手里,我们甚至可以将它传导给场景中的人物,一个一千人规模的小镇足以让这个消息被夸张数十倍以上。”

    “但是对应的,结果也无法得知。”陆凝盯着卡尔,“你真的要赌在那种虚无缥缈的可能性上?”

    “赌的话还有一成左右翻盘的可能,不赌我们必输无疑。”卡尔说。

    陆凝沉默了片刻,笑了出来。

    “你甚至还想试试能否以此欺瞒集散地的结算能力对吧?”

    “如果能找出来的话,那么我们无疑也找到了集散地的一个死角,光线照不到的地方……我管它叫覆日计划。”

    “太阳照不到人心,但集散地可以,我会帮你是因为这对我而言是个无所谓的事情。既然我作为起始环节,你就该明白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参与。”陆凝站起身。

    “当然,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卡尔总算是松了口气。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还找了另外至少两个人成为你的下一环,你并不是打算按照线性联络法,而是打算在起初就打开消息的链式反应……罢了,我可没时间见很多人,我只保证自己的单链。”

    陆凝站起身,打开了车门。

    “卡尔,这个计划既然还存在着被集散地判负的可能,你依然将它提出,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你的‘好人’角色也不过是有限的呢?”

    “这个你就先猜测一下吧。”卡尔和罗伯特走出了车门,回到了旅店里。

    这样一番对话陆凝也谨慎地控制了一下自己透露出来的信息量,看起来对方也没起疑,不过卡尔那个计划倒是正和衫山的猜想一样,有人打算掀桌了。

    还挺快的。

    她笑了笑,魔人和人类方在集散地的任务陷阱方面进展速度差不太多,这也是意料之中。不过人类方能追赶上来还是因为游客们对集散地的文字陷阱十分敏锐的缘故,可要说这世界背后的真实……看来还有的找。

    卡尔在无奈之下拿出来的这个计划基本上就是个妥协产物,陆凝很清楚他一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过面子上还是需要帮他传达一下的,毕竟这也对她自己有利。

    陆凝再次拜访了特纳家族,并且将魔人的消息以“一个朋友发生的共鸣”为借口告知了丹尼尔。

    “魔人?我们从来没听说过魔人,这真的是魔女的共鸣?”

    “是的,魔人已经渗透到了镇上,他们是魔女忠实的代行者,试图将魔女的意志重新传达,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全部内容。”陆凝一个字都没有多说。

    丹尼尔若有所思,向陆凝道谢之后便离开了,而留下来的是另外一个熟人,里约克·特纳。

    这名总管事对陆凝半点也不敢怠慢,魔女的共鸣是白湖镇对抗魔女的关键信息之一,对于最早展现出接到了“共鸣”的陆凝,他不能不好好接待,哪怕此前心灵遭到震慑的那种恐怖感依旧残留。

    不过这次陆凝倒是懒得和他玩了,传播意志对一个家族也就一次管用,她也没指望靠着特纳家族把能力进化到什么程度,那对于这个场景的最终秘密而言没任何意义。

    “里约克,你好像很紧张?我其实很好奇第一次感觉到了那些之后,为什么你们没有直接将我当做魔女对付。”

    “魔女……不是你这个样子的。”里约克斟酌了一下用词,“如果你今天说的魔人是真的的话,你倒更像是一名魔人。白湖镇和魔女的斗争持续到了今天,其实双方已经互相有了一定的认识,魔女会挑起镇上各种不平,但隐藏着自己的存在,而镇上的人只要发现得早,早进行应对,那么魔女就只能等下一次机会。”

    这真是个一厢情愿的天真想法。

    长期以来和魔女不断纠缠中,恐怕镇上的人们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甚至代代流传的魔女传说也是如此。只可惜,这些东西都不过是恰好有效而已。

    就像是有人犯了咳嗽之后吃一种药治好,之后每次咳嗽吃同一种药还是能治好,逐渐地他便形成了一咳嗽吃这种药就行的思维。再聪明的人如果从小都被这样的环境熏陶,也一时跳不出这个束缚。

    “好吧,总之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个,我的朋友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信息感到了慌张,因此不能亲自前来,我希望你们至少能妥善利用这个消息。”

    说罢,陆凝准备离开。

    里约克将她送到了门口,等陆凝真的走出几米远后,终于忍不住问:“陆医生,我们的准备真的有用吗?”

    “我只是个外来者,别问我,问你们自己。”

    白湖镇的气氛渐渐变得紧张了起来,如果说之前人们在疑神疑鬼的话,现在他们的行动就是掌握了确切的证据。卡尔的计划开始出现了一些成效,只不过这是否真的符合他的预期呢?

    陆凝经过已经关闭的诊疗所时,偶然目光扫过地面,发现门口的土地上多了一行浅鞋印。

    白湖镇的道路风格虽然原始,但浮土不厚,加上秋季的风比较多,一般留在浮土上的脚印不过几个小时就会消失了,换句话说在此前有人来过诊疗所。

    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来人没有选择暴力破门,脚印也没有离开的痕迹,似乎并没有离开。

    发现了这点,陆凝就从侧面避开脚印走了过去,一直到门前,伸手转动了一下门把。

    门开了。

    诊疗所里熟悉的药味从门内涌出,从门口向里面张望并不能看到任何一个人在里面,诊所里依然安静。

    陆凝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这里她来过几次,也比较熟悉了,外面的接待间和药柜什么的都在一间大房间里,侧面是两个小房间,一间用来进行简单手术,另外一间则是医生午休使用的,方便有病人来的时候他依然在这里。

    外面的房间没有什么变化,陆凝走到了手术间那里,将门打开,看了一眼里面。

    医生并没有进行特别复杂手术的本事,何况白湖镇医疗人员也不足,这里仅仅备用了几套紧急使用的手术工具和药品,陆凝一眼扫过去,已经有一套不见了。

    她马上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休息室。

    床上躺着一个人,用被子从头蒙到脚,不见任何起伏。这样的场景本来就让人觉得不舒服,而这种感觉在陆凝掀开被子后又加剧了。

    医生闭目躺在自己的床上,就像平时午休时一般,但是毫无血色的死者面庞和不正常地凹陷下去的腹腔都显示这已经是一具尸体了。陆凝慢慢将他腹部的衣服掀起,那里沿着肚脐到大约锁骨下的位置有一道完美的刀痕,不仅切割痕迹干净利落,而且缝合得也像是对待生者那样仔细认真。

    毋庸置疑,医生的内脏已经全部被摘除了。

    随着陆凝的动作,医生的衣兜里漏出了信封的一角,陆凝注意到那封信纸,将它抽了出来。

    【致发现者:

    医生那令人钦佩的志向与这个小镇并不相配,于是我取走了我需要的收藏,想必它们会成为我的藏品中独具特色的一部分。至于这个无聊的躯壳就交还于你们,用以确认他的死亡。

    敬上】

    信不长,而且陆凝看完就知道以这副口吻写信的人究竟是谁了。

    米莉和米楠这一对姐弟的兴趣便是人类收藏,米莉相当钟爱美丽的外表,而且审美范围宽广得吓人,至于米楠则只对人类体内健康的器官感兴趣,两人联手便正好能互不相扰地平分一个人。

    只是前些天陆凝一心在解开有关魔女的谜题,没心思管他,反倒是让他得到空隙下手了。

    陆凝将信折好打算塞回信封的时候,忽然发现信封有点发皱,她触碰了一下皱起来的地方,对着阳光看了看,发现那里确实有用什么东西书写过的痕迹。

    她扯过杯子,对医生说了声抱歉,然后将整个人连带着信一起蒙在了黑暗中。

    信封上是另外一段文字。

    【如果有人能发现这段文字,那么应该是陆凝、藤井雪音、卡尔或者罗伯特。

    陆凝是魔人,毫无疑问是她杀了我的姐姐,理由我自己清楚即可。如果这封信落在你的手上也无所谓,我们的战斗早就开始了不是吗?关于这个世界的正确解法。

    而如果是藤井、卡尔和罗伯特中的谁,我希望你们已经对这个世界的危险性有了个正确的认知。我确实是个不拿人命当回事的人,我唯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也是你们将要寻找的那个破局人。如果想要帮我,那就把那些魔人拖在距离我最远的地方,尤其是陆凝,她必定要杀我无疑,而这个场景里我处于劣势。

    我不需要考虑魔人是谁,那是你们的任务,我只要赢得这场对抗赛的胜利。别来试着找我,任何试图寻找我的人我都会认为是魔人。

    知名不具。】

    米楠的这封信写得非常谨慎,他根本不在意其中留下的那些话柄,而最麻烦的就是这点——这家伙开始明打了。

    而哪怕人们对人偶派对恨得要死,在这种必须进行合作的状态下恐怕也会将仇恨放在生命后面。陆凝想了想,发现自己竟然也无法相信藤井或者卡尔的道德标准高到宁可死也要干掉米楠的地步。

    也正如他说的,这封信落到谁的手里都无所谓,因为米楠不会和别人商量自己的行动内容,他已经将自己完全独立出去了。

    信封慢慢化为灰烬,陆凝将灰烬和泥土混合在一起,令它变得再也没办法区分。不得不承认,过于轻易地杀死了米莉,加上之前对向翼等人的胜利,让她对人偶派对稍微有了点轻视。

    幸好现在认识到并不算晚,米楠的进度或许比人类方的那些游客走得远了一点,却肯定比不上自己。

    还有时间……杀了他。

    


    
zw18081783


同类推荐: 清穿之我有金手指豪门辣妻:绝色老公宠不够萌萌盗爱腹黑大神冰与火之歌鏖战天龙海贼王之最强冰龙绝代兵王西夏死书